致我們在XR行業奮斗過的四年:2020新年感言

9391301-01 20:30

2019年我體驗了由諾亦騰制作的旨在保存與還原國粹京劇的《數劇京韻》項目

不知不覺,2019年已經來到了最后一天,而在幾個小時之后,我們將迎來暫新的2020年代。春去秋來,寒來暑往,在每一個辭舊迎新之刻,我們都會由衷的感嘆:時光荏苒,如白駒過隙。其實,如白駒過隙的何止是每一個春秋,自我從2016年進入XR行業以來,四年的歲月真的仿佛一晃而過。所幸,在這匆匆逝去的時光之中,依然有許多的片刻值得我們去回味和懷念。今天,我想以一篇小小的短文,致我們在XR行業奮斗過的四年,并與行業的諸位共勉。

2016:元年與狂熱

2015年歲末,我在網絡上通過一些資料了解到虛擬現實與增強現實,并很幸運的于2016年春以媒體記者的身份進入這個行業。正值VR元年,當時行業可謂春風無限、十里桃花,所有的人都在憧憬VR與AR將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、下一個計算平臺將如何創造出超越智能手機時代的輝煌。

2016年我在一次行業峰會上第一次見識了混合現實

加入93913之前,我在速途網短暫工作過一段時間,在此感謝各位老同事的幫助

或者正是這樣的心態驅使,在2016年我們看到并參加了數不勝數的行業峰會、新品發布會與業內聚會?,F在想來,那其實也算是一段美好的往事。而當時對于VR/AR還處于懵懂認識的我,一方面通過各種活動與體驗,慢慢開始接觸到不同的硬件及內容,另一方面也在與多家企業的交流中加深著對于行業的認識。

2016年初次采訪影創科技創始人孫立

2016年CJ期間行業聚會,讓我第一次感受到夏天的上海有多熱

經過了溫暖的春天與燥熱的夏天,在2016 CJ(ChinaJoy)之后,我個人明顯感覺到曾經的火熱與感性開始變得冷靜而理性。喧囂之后,人們慢慢體會到,當前的VR/AR硬件及內容遠遠不及當初的預期。相對樂觀的觀點認為,這一領域的發展還需要更多時間進行相關技術的發展與迭代,而比較悲觀的觀點則認為,VR/AR在當前階段尚不能滿足消費者及市場的需求,這個行業極有可能再度沉寂,直到多年之后才會蘇醒。

2017:求索

經歷了2016年的“風口”,VR與AR概念開始在2017年遇冷,而更多的關注點則涌向了新的“風口”——人工智能?,F有的VR/AR行業也開始呈現一種分流的趨勢:一些原本就炒作概念以及自身功力不強的創業團隊開始解散、退場,一些人又去了AI領域,一些人回到了老本行——游戲、互聯網或其他業務,而剩下的團隊則選擇了留下。

2017年我們承辦的瑞立視發布會,人來得比我們想象還多

選擇留下的團隊,其實也有著不同的原因:有些團隊是因為之前的融資還沒花完,在一息尚存的條件下繼續奮斗;有些團隊已經在之前的業務摸索中找到了適合的盈利模式,慢慢實現了自給自足;有些團隊則是因為信仰與情懷,繼續餓著肚子也要憋出一個大招……總之,堅持下來的人不一定都是信仰者,而在堅持信仰之前,顯然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找到適合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
2017年87870行業峰會之后,我采訪了火柴全景創始人徐晨翔

于是,在2017年我在行業里聽到最多的一個詞就是“趟坑”。確實,我們所處的行業實在太新了,從產業鏈的各個角度來說,都有著太多的“第一次”需要經歷與磨練。在大廠方面,這一年我們聽到的壞消息也遠遠多于好消息:谷歌的Daydream真的變成了“白日夢”,三星的Gear VR也受到了自家手機爆炸門的拖累,微軟連同各家硬件廠商打造的MR(其實就是VR)頭顯也是雷聲大雨點小。除去少數公司成功完成業務轉型之外,大部分團隊依然處于在黑夜中尋找黎明的苦苦摸索之中。

2017年CJ第一屆龍蝦趴,大家都很開心,喝得也不少

2018:轉型

經歷了2017的“寒冬”,雖然2018年的XR(XR概念由高通于2017年提出)行業看上去依然很冷,但真正了解行業的人往往已經能夠看到一些不同的端倪,比如以VR一體機為代表的移動VR硬件的崛起。

2018年第一屆產業年會及金V獎頒獎盛典,VR女神獎由我來頒,真的很開心

2018年有一部大片《頭號玩家》為全球觀眾展示了VR的魅力與無限可能性,但面對事實,我們依然要承認,現有的PCVR硬件及內容對于大眾消費者還是太重度了。在這種情況下,VR一體機應運而生,并在國內國外兩開花:北美Oculus GO大賣,國內Pico、愛奇藝與大朋也推出了相當親民的一體機產品。與之相配合的是移動VR內容的興起,更多的消費者通過簡單的一體機與移動VR內容,第一次獲得了不錯的沉浸式體驗。

2018年南昌VR創新創業大賽的現場出現了中國VR第一天團的身影

在硬件與內容發展的同時,2018年XR相關詞匯在國家及各地政府相關政策中頻頻出現。首屆世界VR產業大會的召開讓全球XR行業的企業與從業者聚焦中國,聚焦南昌,而青島、南京、深圳等地也舉行了不少XR行業相關的重量級會議及活動。經歷了火熱與冰冷的試煉,一些內容團隊也開始在企業級市場找到了自己的定位,業務轉型成功的案例不斷增多。

2018CJ第二屆龍蝦趴,依舊人山人海,但我光顧吃了沒怎么拍照

2019:復蘇

相對于2017、2018年,2019年對于XR行業來說是一個硬件大年,一批傳統設備得到了迭代,更好的設計、更優的性能與更佳的舒適度從各方面提升著用戶的使用體驗。在消費級市場我們終于迎來了真正的爆款——2018年上線的《Beat Saber》繼續領跑2019年VR游戲榜單。在企業級市場我們也看到了不少成熟的行業應用,比如諾亦騰的《數劇京韻》項目、南京睿悅的Nibiru AR/VR系統及行業工具產品、Visbit的VVOS (選擇性智能傳輸和渲染)和VABR(帶寬自適應傳輸)技術、貝殼如視的空間實景三維重建技術等等,其中不少應用達到的專業性與領先性讓親身體驗的我印象頗深(上述應用均親身體驗)。在壓抑數年之后,2019年我們看到了一絲行業復蘇的氣象。

2019年第二屆產業年會及金V獎頒獎圣典,我負責看管各項大獎的獎杯

2019CJ第三屆龍蝦趴,人依然很多,我光顧聊天了又沒怎么拍照

當然,今年的復蘇相對于真正的爆發還需要更多的時間與努力,不過在我眼中,XR行業在2019年已經實現了觸底反彈。IDC預測,未來三年中國VR硬件出貨量的年增長率將保持在70%以上。與此同時,AR企業級市場也有望在2020年迎來全面的增長。一個高速發展的三年機遇期即將到來,而2022和2023年則是傳說中蘋果發布XR眼鏡的時間。未來可期,值得我們共同加油。

2019年北京的第一場雪,大鉛筆“加油VR”的字跡讓我頗為感動,果然是真愛

2019年12月我體驗了華為VR眼鏡與NOLO CV1 Air,31日NOLO獲得中移創投投資

2020年對于XR行業的關鍵詞會是什么?我現在還不能做出準確的判斷,但我希望會是“騰飛”而非“爆發”。因為如果說“爆發”確實還早了一點,我們還有一些相關技術難點需要突破,而助力行業爆發的5G的普及也需要更多時間。在這種機遇與挑戰并存的大背景下,我最后想對依然堅守在行業的老朋友和剛剛進入行業的新朋友說:堅持就是勝利,讓我們自強不息!

電科技專注于TMT領域報道,青云計劃、百+計劃獲得者。榮獲2013搜狐最佳行業自媒體人稱號、2015中國新媒體創業大賽總決賽季軍、2018百度動態年度實力紅人等諸多大獎。

投稿請登錄:http://www.3058079.live/member
商務合作請洽:marketing#diankeji.com

聲明:本站原創文章文字版權歸電科技所有,轉載務必注明作者和出處;本站轉載文章僅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不代表電科技立場,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。

Tags:

猜你喜歡

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直播